审稿人的胜利?作者为编辑数据道歉


      2016年2月29日,我发表博文《猖獗,当着审稿人的面学术不端 》,里面讲述了我在审稿过程中遇到的一起“明目张胆”的编辑数据的故事。由于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选择了拒稿。当时,有很多人为作者辩解,并表示我可能“错杀好人”。还给出了冠冕堂皇的理由,采用不同的模型,结果就会不一样。如果有兴趣,大家可以再回去看看这篇博文的相关评论。其实,我当时写这篇博文的主要目的是提醒一些学生,不能够为了快点把论文发表出来,就做小动作。据我所知,国内一些大学硕士生毕业都要求发表学术论文,面对这样的“极端要求”,学生被逼急了还真是有可能做得出来的。
      由于学术界最忌讳的就是编辑数据,最终,期刊编辑做了和我相同的选择:拒稿。当时还有很多人担心,我那样做,这家期刊将来不会再找我审稿了。其实,为国际学术期刊审稿,只是尽自己作为学术界一员的一丁点义务。一个期刊找不找我审稿,丝毫不会影响我自己的学术水平,因为我不会因为担任几个期刊的审稿人就水平高很多。相反,少一些烦恼,节省一些时间写博文:)。评审一篇学术论文,仔细通读一遍就需要好几个小时。还要认真地给人家挑错,指出不足,其实这样的工作相当于帮助他人修改论文,但是致谢都不会出现自己的名字。当然,这家期刊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小气,拒绝这篇论文后,他们又送来了两篇论文。
      今天早晨,又收到这家期刊的邀请,为他们进行审稿。打开邮件一看,天呀,就是我在2月29日拒绝的那篇稿件。编辑拒稿后,还是把我们的审稿建议反馈给了作者。而作者在修改后,选择继续把论文重新投给这个期刊。这一次,他们给出了比上一次详细的回复。打开邮件时,当时想直接拒绝对该稿件进行审理的,但是,好奇心害死猫,想看看作者是不是坚持采用编辑过的数据。还好,他们把之前编辑处理的两张图换了回来。作者回复如下:
“ The authors selected results which is not acceptable.Fig. A shows the Figure 5 in original version and that in revised version. Fig.B shows the Figure 12 in original version and that in revised version. I canaccept the results in Fig. A(a) and B(a). However, I cannot recommendpublishing it as an edited results in Fig. A(b) and B(b). It is a form ofacademic misconduct.
Response:We apologize forthe mistakes inreferring to thefigures 5 and figure 12 in the original version. These figures are figures 8and Figure 16 in this revision. As per the suggestion of reviewer original figureshas been incorporated in the revised manuscript.”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审稿人的胜利,作者为他们在论文修改过程中对数据进行编辑进行了道歉。在这个故事的背后,再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我把这篇论文拒稿之后,论文的作者名字还是非常有印象的。没有多久,我又收到另一个国际期刊的邀请,对一篇论文进行审稿。这回可真是冤家路窄,通讯作者还是同一个教授。由于上一篇论文他们给我留下了比较恶劣的印象,拿到论文后,我第一步看的就是这篇论文里面有没有数据修改痕迹。果不其然,在一个表格中,他们给的数据完全都是“大整数”,比如疲劳断裂次数为“15000”或者为“20000”。一般情况下,作者可能对后面的十位百位进行了省略,还是能够接受的,但是,考虑到他们上一篇论文的行为,我对这篇论文进行了更严格的审理。当然,论文还有其他一堆毛病,最后也是被期刊拒稿。这个世界,学术圈是非常非常小的,每一次参加国际会议,见到的人总是那几个熟人。也因此,在学术界生存,一开始就为自己建立一个良好的学术声誉是非常有必要的,否则,或许一次小的投机得利了,但学术生涯又何止“一次”呢?

      声明:本文来源科学网喻海良博客,转载请注明。